小sao货水好多真紧,色公公与儿媳的那些事

小编:色公公与儿媳的那些事我出生在潜江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可我凭着仅有的一点资色,硬是高不成,低不就。23岁,还待闺中,在那时,女孩子到23岁还没嫁出去,就成了二等品了。记得

色公公与儿媳的那些事     
    我出生在潜江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可我凭着仅有的一点资色,硬是高不成,低不就。23岁,还待闺中,在那时,女孩子到23岁还没嫁出去,就成了二等品了。记得那年的11月,住在县城的小姨来到家里,说是给我介绍城里一户周姓人家,家境不错,父亲在工厂当厂长,膝下有一个独儿不过是个残疾聋哑人。结婚后还可安排进城工作。小姨想到了我,来听听我家里的意见。
    为我婚事伤透了心的父母,对小姨的这番好意不好直接拒绝,他们说让听听我的意见。可能是单身怕了,加之可以跳出农门,我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新婚之夜,客人刚刚散去,哑巴丈夫就把我往床上一丢,既然已为人妻,我也不好再扭捏什么了。然而,这个哑巴丈夫很强悍,以前从没接触过女儿身,异常兴奋,把我整整折腾了一晚上,有几次我想拒绝,但俩人言语不通,我说什么也没用。这晚上成了我一生噩梦的开始,我也开始隐约感到这桩婚姻的草率。
    就这样我们的儿子出生了,儿子的出生,并未给我心里带来一丝快乐,而是心里更玄了:自己这一生将会与周家连得更紧了。
    一天,丈夫出去干活了,婆婆带着周浩到小姨家去了。我站到镜前准备梳理一下,准备出门逛逛,自从生下周浩后,还从未认真打扮过自己,本来就有几分姿色的我这下更显得俊俏了。
    当我正准备出门时,在外出差一个星期的公公拎着大提包回来了,人还未进门,就开始喊孙子的名字。我说他们都到小姨家去了,公公从提袋里拿出一件时髦的连衣裙,让我试试。穿上时尚的连衣裙,我更显得光彩照人。我在公公面前轻了一圈,让他评价。
    公公满意地看着我,见他心情这般好,我不失时机地问:“爸,我嫁过来都3年了,可工作……”公公笑眯眯地走过来,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别急,我正在帮你找关系。”说着,他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向我胸部伸来,我吓得不知所措,可又不敢反抗,我怎么也想像不出他是这种人。
    公公见我羞红着脸不支声,更大胆了,喘着粗气说:“别怕,你不是想要个好工作……”容不得我反抗,他把我压下了身下,我半推半就的和他缠绵在一起……
    自从与公公有了第一次,以后只要机会,公公就会来找我,他身强体壮,生理需求一点不亚于年轻人我们一直就这样偷情。我的良心很不安,但公公很懂得温存体贴入微,在哑巴丈夫那里享受不到的,现在都补偿回来了。这一切,婆婆和丈夫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第二年,公公果然将我安排进了他厂里的会计室当了一名过账员。

    
    我想这种不正当的关系该结束了,于是多次跟公公提出,说时间长了难免会暴露,到时都不好做人。可公公却生气地说:“工作安排了,就忘恩负义了。”
    无奈。我只好继续迁就他。但是纸终归包不住火,一天,当公公瞅着一个机会正要与我行那事,被外出玩牌中途转回来拿钱的哑巴一头撞见。哑巴顿时气得嗷嗷大叫。一个月后,我主动提出了离婚。
    我提上一只简单的行李箱,独自到了广州。由于广州无亲无故,我不得不去东莞,找在一家工厂打工的同乡姐妹,托她们帮忙找份事做,因为我以前在家会做缝纫手艺,很快我就被推荐到了一家服装厂做事。
    阿威长我2岁,曾经也是个打工仔,离过婚,当他在我面前讲到他的妻子时,泪如泉涌,原来他也曾有过一个温暖和睦的家庭,一场车祸夺去了他爱妻的生命,他只得把年幼的儿子放在老家,自己独自出来打工。望着这个重感情的男人,对我一直都很好,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到了年底,阿威要回老家,他突然找到我,希望我能跟他一起回家。阿威凝视着我,等着我的回答,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在犹豫要不要答应他,因为只要一想到我以前那段不堪的经历,在他面始终无法抬起头来,我无法确定阿威是不是真的不介意。阿威真的不在乎我的过去吗?我的心灵又该如何赎罪?
    留守多年我竟成公公的媳妇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男人……”如果将《映山红》的歌词略微改动,来唱留守妇女孤寂的心情,再恰当不过了。自从有了“农民工”的出现,便有了“留守妇女”这一说法。农民工的大批涌现,正是中国经济高度发展的结果,而这其中,却始终无法解决与“留守妇女”所形成的社会矛盾。于是便有了“春运”的壮举,及近5000万农嫂盼夫返乡的迫切。
    这些年来,在网上我曾聆听过许多农嫂倾诉。也跟她们交流过想法,其中有一位叫“宋玉香”的女士,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说,结婚8年,在家留守了整整6年,老公长年在外打工,实际上她和孩子在家过日子,貌似嫁给了公公。今年刚过而立之年的她,说起这档事几度流泪……
    我说,你想你老公吗?她说,想。男人头两年刚出去时特不适应,这些年慢慢也就习惯了。我说,你干吗不跟他一块出去呢?她说,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有田地要种,即使出去又能干啥?在外面反而会增添一份开支,给男人拖后腿。在家过日子,不愁吃喝,没有约束,更不必遭冷眼,活着舒坦。我说,那还不满足啥?她说,缺男人,缺钱……
    女人过日子少了男人成吗?我在想宋玉香的话。她说的全是心里话,因为缺钱,所以缺男人。这便是家庭矛盾产生之源。农民原以土地为生,可提速的中国,仅靠几亩薄地为生能养活得了全家吗?如此下去生活几时才能奔小康?看着近年来新农村建设取得的成就,小洋楼拨地而起,家电下乡进万家。如此巨变是种地种出来的吗?家户所产的粮食才能卖几个钱?够化肥钱吗?够务工费吗?恐怕男人都是被形势逼着离家外出的,谁不愿意哄着老婆热炕头呢?

    
    宋玉香说,男人不在家的这6年来,她最怕的就是半夜醒来,那样就再也睡不着,会乱七八糟想很多很多事。其中就包括想男人,还有想钱。一想就是一整年,从年头想到年尾,直到进入腊月,天天盼男人早日归家,那份情,那份爱,是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我问她,想钱的时候多,还是想男人的多,她说一般多。没男人不行,没钱更不行……
    我问,你们村子里有多少留守的女人?她说很多。我说她们如果想男人了怎么办?她难以启齿地说,村里有很多不正经男人会骚扰她们,有的妇女还去城里做小姐,有的偷搞*。我说,就不怕被老公知道吗?她说为此离婚的也有很多,她们会被公婆盯得很紧,一当东窗事发,肯定没好下场。我说,那你呢?她挺难为情地说出了跟公公的丑事……
    玉香说,她22岁结了婚。第二年,生下了女儿。那时候,婆婆健在,每天能帮她带孩子。老公也在身边,她过得很悠闲,很快乐。可惜好景不长,婚后第三年,老公跟着包工头就外出打工挣钱了。一走一年。她便成了活寡妇。当初孩子小,带孩子又很累。感觉日子过得也挺快,男欢女爱很少去想。虽然不适应,可还勉强。就在女儿二周岁半的时候,婆婆突发心脏病,因抢救不急时,便去世了。家里从此就留下了,她和公公,还有不懂事的女儿三人,那段时间,她简直度日如年。
    在婆婆过世一年多后,50岁的公公也逐渐从悲痛中走出。生活还得继续,家里的地全由他一人在忙碌。玉香只是在家里做饭洗衣,接送女儿上下学。孩子上了幼儿园后,她有了很多空闲的时间,偶尔还去打打麻将解闷,听听别人说闲话。
    玉香是个好女人,从来都不讲那些带荤的废话,别人说,她只管听,绝不评论,当然她也有被村上一些游手好闲的男人打过主意,好在她耐得住寂寞,做人正派。后来,终究还是事发了,不是别人,而是让自己朝夕相处的公公糟蹋了,这也将成为她内心一生隐晦的秘密……
    她说,就在那年夏天的一天晚上,已经是深夜了,公公来敲她的门,说是病了,让为他扎扎手。玉香便穿着大背心,大裤衩起来了,这也是她进门来5年来公公第一次有求于她。她进了公公的屋,看着公公躺着,满头冷汗,关切的问他是怎样病了?用不用喊医生?公公说不用,让玉香给他冲点盐水喝,再给他放放血就行。说可能是天热中暑了。玉香先给他盛好了水,端到他跟前,又坐下来给公公扎手,扎头。血确实很黑,看来,公公病得挺厉害……
    玉香,就那样坐在公公的床边捣腾了足有半个小时。那也算作,唯一的一次跟公公有肌肤上接触。在儿媳妇心中,是忌讳这个的,特别是在农村。在扎手的过程中,明显看着公公脸色有所好转。扎完后,又喝了盐水,公公说好多了。玉香便又重去睡觉。可她那里还能睡得着呀,她本来就有醒之后,睡不着的毛病,再加上公公生病了,她心里还是放不下。毕竟,这五年来,公公为这个家操劳不少。待她也不错。
    隔了一个小时,她看着公公家的灯还亮着,第二次又推门进去了公公家里,这次她还拿了一个体温表。公公显然是好了起来,坐在床边正喝水……
    第二天一大早,玉香做好了饭,给公公端到了床边。公公客气地说病好了,自己盛就行。饭后,玉香先是把女儿送去了幼儿园,临走时,她还叮嘱公公在家歇会儿,不要再去上地了。那天上午,天气特殊闷热,才刚10点,气温就高达30多度,玉香回来,立马热了一锅水,想洗洗头,擦擦身子。
    水热之后,她便关上了院子里的大门,端着大盆进了家,可能是大意了,也许从来就没防过公公。那次她洗澡房间门并未反锁,虚按着。结果,她正赤裸裸的洗到一半时,公公竟推门而入。

    
    玉香赶紧捂上了三点,让他出去。她说,公公的眼睛,突然间就变了色,就像夜里的狼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玉香有些急了,让他赶紧出去。可魁梧的公公还在犹豫不决时,瞬间做出了一个错误的抉择。他从水里将儿媳妇抱上了床,做了禽兽之事。玉香含泪应和了他……
    玉香说,她能怎样,能喊吗?让邻居都听见吗?她还能做人吗?她说,真没想到公公会那样对她,事后公公还给她跪下道了歉。她原谅了公公。她说公公当时就是故意的,后来又吃准了她的软弱,接下来的日子里,公公又多次性侵她。因为,老公不在身边,她便忍下了。这一忍,便是三年之久。为了所谓的面子,她像是成了公公的媳妇。有一次,她竟怀孕了,还偷偷去医院打了胎……
    “留守妇女”,若干年后,注定会载入史册。也许是几十年,几百年。这个社会矛盾终将得到解决。后人回首再审视她们今天的生活,肯定还会当作是一个笑话,但却真实……
    网友求助:
    结婚三年后,老公因病去世。老公是独子,婆婆早年过世,结婚前老公和他爸爸两个人过。我们还没有孩子,老公去世后,只剩下我和公公同住。
    老公去世后,公公对我很关照,叫我找人再嫁,他愿意把房子给我,把我当自己的女儿。刚开始我也是把他当自己的父亲来看的,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不知不觉就慢慢爱上了公公。公公今年46岁,比我大22岁。我现在已经和他发生几次性关系了,不是他强行的,都是我愿意的。因为害怕邻居和亲戚知道,公公一直都是白天住单位,晚上十二点后才回来。
    我想问,这算不算乱伦?我能不能嫁给公公?我是真的爱上他了,他也说是爱上我了。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老师回复:
    你好,谢谢你的信任,把如此隐秘的内情说给我听。说实话,我很能理解你和公公的这份感情,同时也对你们的处境感到担忧。担心你们用理智战胜不了已经建立的依赖,让自己的生活从此陷入被动。
    公公中年丧子,你新婚丧夫,两个悲痛的单身男女共处一屋,相互慰藉日久生情让你们情不自禁地做出了社会风俗所禁忌的事,为避人耳目,公公连家都不敢光明正大的回来,你们的纠结可想而知。
    两个相爱的人能不能在一起,既要考虑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结婚条件,还要考虑社会风俗是否允许。

    
    乱伦指人类近亲间发生性行为,尤指社会风俗下的禁忌或为特定法律条款禁止的性行为。你和家公的关系是否属于乱伦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从法律层面讲,乱伦是指有血缘关系的近亲之间发生性行为,如父母与子女之间,兄妹之间发生性关系。从社会禁忌也就是道德层面讲,违背社会风俗的性行为在人们心目中都属于乱伦。从法律层面讲,你和公公没有血缘关系,不属于乱伦,而从社会禁忌层面讲,你和公公的性行为违背了社会风俗,有悖于常理,在人们心目中就属于乱伦。
    如果你坚持嫁给公公,法律不会禁止,你们能领到结婚证,但社会禁忌不允许,领到结婚证你们也不会幸福,你们会背上千古骂名,除非你们能抛开一切到没人知道你们过去的地方生活。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是群居动物,是离不开社会交往的,社会禁忌有时比法律禁止对人的生活影响更大。想想看,如果你和公公结婚,人们会怎样议论你们?你们在社会上将遭到多少人的白眼?生活将会遇到多大的阻力?再说,公公大你22岁,现在看起来各方面尚还匹配,再过十年、二十年呢?正处风华之年的你还愿意和日显老态的公公一起生活吗?你考虑过外形和性需求等影响婚姻质量的要素不匹配会带给你怎样的烦恼吗?
    我建议你们立即终止这种有悖于社会禁忌的性行为,打消两个人在一起的念头,尽快分开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才是正道。
    

当前网址:http://jeepix.com/jiaodianguanzhu/3053.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