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睡遍宿舍6个人,跳钢管舞美女堕落的天使之爱

小编:跳钢管舞美女堕落的天使之爱:真实性故事真实性故事:跳钢管舞美女堕落的天使之爱第一章蓝精灵泡沫红茶店每到了晚上八点钟,一定是挤满了人。震耳欲聋的煽情音乐,喧哗的叫声

跳钢管舞美女堕落的天使之爱:真实性故事     
    
真实性故事:跳钢管舞美女堕落的天使之爱

    第一章蓝精灵泡沫红茶店每到了晚上八点钟,一定是挤满了人。震耳欲聋的煽情音乐,喧哗的叫声,弥漫在半空中的烟雾,这种景象已经在这间泡沫红茶店里持续了六个月的时间。「呀呼!摇啊、摇啊!」台下一群年轻男女高声吶喊。台上一个穿著极为清凉的妙龄女郎,她就是清湮。随着音乐的开始,站在舞台上的她,一手捉住身边的钢管,像条小蛇般扭动着她的腰身。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又响遍了整个店里。齐肩短发的漂亮妹妹,展露的笑容更为诱人,她频频向台下拋媚眼,让一群男孩子疯狂的高声叫喊。她慢慢地爬上那根钢管,直达顶端,让台下的观众大饱眼福,清楚的看见在她短裙里的红色底裤。
    她一脚伸直,一脚弯曲勾着钢管,再顺着钢管滑下,突然又停留在钢管中间,忽然两脚一夹,整个人倒挂着身体,双手在胸前爱抚,做着极为挑逗的动作。台下又传来口哨声。漂亮妹妹腰部一个用力,姿态优美的向上一挺,双脚落地紧紧夹住钢管,前后摆动着翘又挺的小圆臀,闭着眼睛伸出舌尖,上下来回的舔着亮得刺眼的钢管,再加上此刻诡异的节奏,真的让店内的每一个男人热血沸腾,女人嫉妒不平。当音乐结束时,她正好整个人面对着观众趴在舞台上,脸上带着野性般的微笑,双脚向前弓起,下颚一抬,再双手撑着地板,挤出一对饱满的乳房,一道深深的乳沟就这么大胆明显的呈现在大家的面前。这时候又是一阵没完没了的口哨声。
    有人兴奋的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敲着桌面,有人则是将喝完啤酒的空罐互相撞击,也有些人干脆直接用着手掌拍打桌子。台上漂亮的清湮早就下台走到休息室里了,但这份热潮还久久不散。中勤三十岁了,手底下所有的员工与保全人员都忙着为他庆生。一伙人由日本料理店转到这家蓝精灵泡沫红茶店,主要是听说这里有漂亮的美眉大跳艳舞,再来的理由便是要为他们的总裁开一次「洋荤」。中勤平日待人一点架子都没有,只要公事正常没有出错,其实他是一位可以跟底下员工打成一片的总裁,唯独对女人例外。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在跨国科技的台北总公司里,其实有很多的女同事或其它有合作关系公司的女主管都暗恋他,可是他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其它的,是连一句话都不谈。中勤拗不过公司一群男人的热情邀约,只好笑着勉为其难的答应跟着他们一道过来,见识、见识什么叫做钢管辣妹。时间掌握得刚刚好,中勤一群人才坐下,幕后的音控室便传来由狂野摇滚乐转为轻柔吉他的乐声,整间店里的灯光突然变暗,只有一盏粉红再加上金黄的照明灯投射在最尾端的舞台中。
    店内原本是熟闹喧哗的,一下子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异动,大家都自然地静默了起来,屏气凝神等待着接下来精采的表演。中勤都还来不及看清楚,舞台的中央便突然冒出一个穿著一身黑衣服火辣辣的小妹妹。原本是静悄悄、没有一丁点声音的红茶店,突然喧哗四起,个个都猛拍着手掌、猛敲打着桌面,变成一团混乱,大家的情绪都无法克制一般,就连一起来的同事们也都为主狂欢,只有中勤例外。
    「看到小妞有必要兴奋成这个样子吗?」中勤啐了一句。他猛灌着烈酒,才不理会什么辣妹不辣妹。这时,轻柔的吉他声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连串热门摇滚爵士节奏。大家脸上都挂着微笑,直称读来得真是时候,直看着漂亮的小辣妹舞动风骚。唯有中勤,闷声低头喝酒,一点也引不起他的兴致。台上的辣妹一身神秘的黑衣服,再配上一头火红又长又直的头发,以及一双直达大腿的红色长筒马靴,这种装扮,想不吸引人的目光都不太可能。她开始缓慢展开着四肢舞动,身材惹火到彷佛会让人流出鼻血。这位钢管女郎,真是令男人怦然心动,教女人嫉妒心痛。
    她又开始做着令人心痒难耐的爱抚,在场的男人莫不为她喝采,蠢蠢欲动,真想要爬上舞台与她共舞。二十分钟下来,猛灌着烈酒的中勤,已经有点视线模糊、口齿不清了。就在最后的五分钟,中勤正好抬头,好奇着大家怎么突然扬声大叫,手里的酒杯一个没有握牢而摇晃,就在他的嘴角溢出了一道黄色的液体,一路沿着他的下颚直滑向他的颈部。此时清湮也正好一个抬头,目光与他相对。她心里直在纳闷,这个男人怎么色迷迷地在看她,居然还夸张的流口水,不会吧?!清湮故意用双手遮住脸庞,再从指缝中偷瞄着。真的还假的呀?他的口水还在流?而他还如此明目张胆的,不肯把口水擦掉?

    
    天哪!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表现得这么好色的男人。清湮慢慢将双手一放,再迅速的转身背着台下,摇晃腰身及她翘挺的小屁股。「真是无聊透顶!」中勤再啐了一句。中勤半撑起他沉重的眼皮,直视着舞台上的小妹妹。他费力的将合上的眼皮再度睁开,口齿不清地说道:「奇怪,一个人在跳舞,怎么会一下就变成两个人呢?」他头晕目眩的盯着台上看,只因今天他实在太高兴了。清湮心中正在冷笑。哼!又是一个老色鬼。不过她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地一直背对着观众不敢回过身体。她好怕下班时被这个登徒子半路拦截。
    音乐即将结束之前,她快速的一个回旋,将长发一甩,发丝遮掩住她大半个脸庞,再随着最后一小节的音乐轻盈的舞向后台隐身。台下如同往常一样,如雷贯耳的叫嚣骚动着。中勤那一桌人,兴奋到涨红了脸,不知是因为酒精的关系,还是刚才那位女郎野艳的动作,令大家全都热血沸腾。后台的清湮顾不得一身火辣辣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抓着外套就从后门直奔到隔壁的巷子。「总裁……总裁,你是看傻眼啦?人早走了,你还猛盯着舞台做什么?」旁边的一伙人都在取笑中勤。
    中勤打了个酒嗝,有些神智不清的说:「我是在看她……为什么……她一直在对我摇屁股?」大伙儿都笑了,其中一人说:「哈哈……哈哈……总裁,爱说笑,你是不是眼花啦?你从来不会对小姐感兴趣,怎么今大却不一样了?是因为过生日太高兴?还是那个小辣妹让你提起做男人的兴致了?哈哈哈……总裁,我们看哪!你大概是喝醉了,刚才台上的那个小妞,她是对台下的每一个人摇着她的屁股呢!」一群男人都取笑着中勤。中勤心中一个莫名的悸动,似乎已被那个妖媚的小影子所牵引。「不对,她真的是在对我摇她的屁股,你们不相信?好!那我现在就去问个明白。」话一说完,中勤不顾旁人诧异的眼光,倏地站了起来,身形不稳的直奔大门口。
    「我一定要抓到刚才那个红毛小鬼头,看看她刚才是不是只对着我一个人摇屁股。」中勤站不隐脚,手扶着一辆机车的车头说着。只差那么一步就可以逃到隔壁小巷子的清湮,一听到中勤说的话,她也吓得不禁脚软。中勤看看四周,路上没有刚才那个红头发女孩的身影,他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念着,「我一定要找个时间再来这里看看她,非要问个明白不可!敢说我眼花?哼!我才不要让公司那几个男人看笑话。」清湮闻言猛地一吸气,又赶紧憋着气。你他妈的,要死啦!要死啦!这个老家伙竟然真的跟踪她?心急如焚的清湮,心中不禁又啐着她的口头禅。不要脸,他居然还要再来这里看她?哼!等着瞧,她清湮在外头可不是混假的。

    
    这几天晚上,清湮跳得真是魂不守舍,心不在焉的。有些提心吊胆,也有些期待,她跳了快要三十分钟,剩下最后一分钟的时间时,她眼角余光正好瞄到门口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她的心脏突然一个紧缩,愕然的睁大眼睛。「嘎?什么?」她低声咒骂,「你他妈的,要死啦!他真的来了?哼!等我想到了一个整你的方法,哈哈!你就倒大楣啦!」清湮失神了一下舞步,一个不留神的跨错了脚步,然后重重地跌坐在舞台上,但她马上露出一个微笑,巧妙的装作是故意跌下来,再扭动着翘臀,微弓着双脚慢慢站直身子,一双会勾人魂魄般的黑瞳狐媚地猛向台下拋媚眼,再一个旋转,也不敢再多看中勤一眼,就跃下舞台快速地躲进后台。一连几个晚上,清湮都匆促的离开,生怕再遇见中勤,没想到他还真的来了。
    这回中勤特意将保全人员调开身边,一个人单独出门。在中勤的眼里,女人是祸水,是扫把,是毒蝎子,只要一跟女人有所纠缠,便会碍了他的生意,因为女人是所有动物里最会缠人的。所以,他始终不碰女人,免得将来为了情、为了爱,两人再来牵扯不清。但一向视女人为毒蛇猛兽的他,竟会为了一个大男人强烈的自尊心生怕被手下取笑,这一个晚上特地「拨空」前来一探究竟,要是被他底下那群人知道怎么得了,一定会被口水呛死,被饭粒噎死,被肉梗死,只因他居然会为了一个小辣妹而跑到这种地方来「鬼混」。
    这一点都不像他,而他真的也很不甘愿。是为了挽回他大男人的自尊?还是要证明那天晚上他的想法?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中勒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他直觉这个女孩有意躲着他。虽然他来的那一个晚上,喝酒是喝得有点神智不清,但他还没有醉到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他嘴角突然漾出一抹难以了解的笑容。「已经是第二次了,她为什么一见到我,就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鸟一样匆匆离开?」他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小女孩落荒而逃的原因。站在舞台上舞动的清湮,在心中直泛着嘀咕,「完了、完了,你他妈的,要死啦!这个大色魔怎么又来了?本小姐都还没有想到要用什么方法整死你,你那么快又跑来干嘛?」
    清湮一愁莫展的在舞台上舞动。她嘴里直叨念着,「他怎么又跑到这地方来?难道说,他非要问到我,那天是不是只对着他一个人摇屁股的答案后才肯罢休?」清湮呼吸急促,连手脚也不听指挥的跟乱了节拍,真是胡乱地跳了一通。中勤坐在离舞台最远的一个位置,一直望着台上的清湮,看着她的肢体不似第一晚那么自然,似乎有些僵硬,像个机器人在跳舞,脸与眼睛都只敢对着舞台的地面。台下的吆喝声不断传来,大家似乎不甘于只看到她今晚又是随意敷衍的表演,一声又一声的叫喝着要她脱掉衣服。清湮似乎无动于衷,只管随便摆了几个动作,扭动了几下翘臀,想要蒙过去。中勤又是诡谲地一笑,默默地看着她的表演。这时候的清湮,突然觉得这半个小时的时间竟是如此的漫长,好象怎么跳时间都还没到,似乎是一直停留在半个小时之前。

    
    她紧张的又嘀嘀咕咕念着,「你他妈的,要死啦!要死啦!这下可完蛋了,难道这个老色鬼真的不放过我?」清湮的舞步变得不稳,双手紧攀着钢管,好撑住快要软瘫的身体。这一切似乎都逃不过中勤锐利如鹰般的双眼。时间终于到了,清湮来不及到休息室拿皮包,一路就从舞台上跌跌撞撞仓皇而逃。中勤跟着站起来,马上将椅子往后一推,匆匆忙忙地离开。跟着中勤而来、坐在另一桌的几个保全人员,个个莫不张大了眼,咧着嘴,愕然的看着他们称女人为蛇蝎的总裁,竟然慌张的跑出了大门,似乎跟踪着刚才舞台上的女孩。大家面面相觑,互望三秒钟,然后同时推开了椅子,很有默契的尾随而去。「下班啦?」
    当背后一声低沉的嗓音突然叫住清湮时,她吓得差点被自己的脚给绊倒。她心里直泛着嘀咕。你他妈的,这下真的要死啦!她拚命安慰着自己,没事,清湮不怕,一切都会没事。她清湮可不是什么三脚猫的小太妹,根本就不怕他。对,她是真的不怕他。她假装不认识他。一个深呼吸,清湮继续向前走。中勤却一个大步的迈至她面前,似笑非笑地斜睇着她看。清湮一直深呼吸着。她一定要冷静,她一定不能自乱阵脚。站了好久,她都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于是奇怪的抬起头来。哇!他……怎么一直盯着她瞧?清湮直觉地又喊,「啊!要死啦!」
    他该不会……该不会想要在这条暗巷里……强奸了她吧?打架、抽烟、喝酒、打牌、偷东西、进警察局……有哪一样是她不会的,唯独……唯独她……她到目前局止,是真的还没有跟男人……做真正的「交流」啊!再怎么坏,这也是她唯一谨守保护自己的想法呀!为了要避开这个陌生男人,清湮马上抱着头蹲在地上猛叫。中勤被她的叫声吓退了两步。
    「啊——啊——我身上没有钱,你别找我呀!求求你,不然我跳舞给你看,就算是付给你的「抢劫费」好不好?」她在装傻。中勤呆了。怎么会有这么「脱线」的女孩子?她以为他是要向她勒索?就算是吧!但也没有人是用跳舞来「抵帐」的吧?!「哇……你考虑得怎么样?先生,好歹你也出个声,说个价码吧?」清湮闭着眼哇啦、哇啦叫道地。躲在不远处的几个保全人员,都捂着口窃笑。敏锐的中勤,老早知道有一群人正在「光明正大」的观望,于是他干脆演出一场戏,好让那些无聊的弟兄们「解闷」。中勤笑着,他哼了一声,「小女孩,妳先起来再说好不好?」
    「嗄?先起来再说?」清湮头一抬,仍在他面前装疯卖傻,她傻愣愣地说:「好、好,我先起来,你说得对,人要先站起来才能跳舞嘛!刚才我怎么没有想到?」中勤往前走了一步,看了她惊慌的模样就觉得好笑。「你想好了吗?」清湮佯装怯怯地问。

    
    「想好什么?」「就是……就是你想要向我「借」的钱哪!」这回她真的是很小心的措辞,以免他听了一个不高兴的,当场把她给「那个、那个」了。地还想要嫁人呀,她想要嫁给一个有钱人,听说有钱人通常都是喜欢处女,所以她必须保护身体里面那一层看不见的「膜」。看她那副胆小的样子,中勤就很想要捉弄她,就当是他从未享受过一种名叫「娱乐」的东西吧!「我有说要跟妳借钱吗?」清湮听了一愣,又忙着点头说:「噢!不、不、不,不是你要跟我「借」钱,是我想要主动「借」钱给你。嘿嘿!是我,是我自己要「借」给你的。」中勤再逗着她玩,「如果我不想要钱呢?」嗄?不要钱?真的不要钱?清湮看着他。看他一脸似笑非笑地,槽了!他该不会是真的要强奸她吧?
    死老鬼!难道当小太妹的人就一定没有尊严吗?清湮心里不停的骂,也不断的祈祷。各位在天上看戏的菩萨,我清湮今天晚上怎么会那么的倒霉啊?求求各位好心一点呀!请看在平日我有烧香拜拜的份上,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大恶女啊!就赶快显灵救救我这个信徒啊!「妳干什么两手合掌,闭着眼睛还一边念念有词的?」中勤望着她奇怪的举动。「没有啦!我只是在想……在想……你要……」清湮见他瞪着自己,突然间彷佛舌头打了结,嘀嘀咕咕了老半天。「妳知道我想要什么吗?」中勤含笑的又问地。清湮摇头,嗫嚅的问,「我……不知道,除了我的清白你不能要之外,其它的我都好商量。」
    中勤皱着眉头装傻,「清白?你的清白是什么东西?它能用吗?还是它可以吃?」「嘿!它当然可以用也能吃!」清湮叫道。中勤再次失笑。她说的是一语双关的话吗?没想到现在的小孩子反应这么快,再继续逗她吧!他饶富兴味的问着她,「哦?那妳说说看,妳的清白这东西,是长啥模样啊?」清湮深呼吸了一口气,叫道:「清白……当然就是我的……」完了,她的舌头又开始打结了。「我的清白就是……呃……我的清白啦!」她终于一口气将一句话给喊完。「听不懂。」「什么?!听不懂?」她尖声怪叫。
    「你他妈的,要死啦!我都说这么清楚了,你还听不懂?」中勤蹙眉头道:「哦?妳说妳说得这么清楚,但我怎么听都听得一头雾水。」清湮一阵辟哩咱啦的,「你这个大色狼!老色鬼、猪哥头、臭男人!怪叔叔、流口水……」中勤连忙在她面前挥手阻止,他喊道:「嗳,妳等等、妳等等!妳刚说什么?什么怪叔叔?连流口水都来了?」「是啊!你本来就是一个流口水的怪叔叔。」「我?嗳、嗳、嗳,我前几天才刚满三十岁而已耶!」中勤不满地说。耳尖的中勤,又听到不远处一阵窃笑。「哈!三十岁还而已?」清湮身体斜着一边抖着一条腿,连眼睛也是斜睨着他,然后又从鼻孔将气一哼。「赫!大了我足足有十二岁,不是叫怪叔叔是什么?」不远处的窃笑声更大了。一群人的眼睛似乎都在问着对方:今天晚上的总裁是怎么了?他是从来不跟女人说话的,怎么今晚变得这么「多话」了?中勤听了不禁哑然失笑。

    
    「有啊!怎么会没有吃?你当我是琼瑶小说里的女主角,所谓的不食人间烟火,光用两个鼻孔闻空气就会饱哇?」「妳讲话一向都是这个样子吗?」中勤的双眼充满着耐人寻味的笑意,嘴角不禁也勾了上来。「我怎么了?」清湮忘了要挣扎,也忘了要下来,更忘得自然的将他的脖子搂得好紧,就这样,她靠着墙,他抱着她,神情自若的聊起来了。「妳很有趣。」中勤一直望着她。嗄?总裁竟然会说这个小女孩有趣?旁观的人吃惊不已。清湮调皮的故意装傻,她眨了眨眼睛,满脸不解的问道:「你说我要「去」哪里?」「我说的趣是兴趣的趣,不是去哪里的去。」抱了她这么久的时间,中勤居然一点也不觉得累。清湮双脚还跨在他的腰际跟臀围的中间,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一问一答的,很亲密,也很暧昧。光是中勤的这几个问题,就问得她头脑乱七八糟的,根本忘了她应该要赶紧躲开这个「坏人」。
    清湮又皱起鼻,噘着嘴儿说:「喂!老头,你当我是个玩具啊?什么有趣不有趣的?」中勤笑着将额头贴在她的额面上摩擦。「叫我老头?那我是不是也要叫妳「老婆」?」「什么老婆?我又没有很老,我今年才十八岁耶!」清湮不满的哇啦、哇啦大叫。「我所谓的老婆不是指老太婆的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清湮被他说傻了。中勤一脸的贼笑,又将她的头抵在墙上说:「难道妳没有听说过夫妻彼此间的昵称吗?老公和老婆?」「有啊!那又怎么样?」她不明白的睇着他。
    「是没有怎么样,不过刚才妳都已经叫我老头了,难道我不应该回敬妳一声「老婆」吗?」他连鼻子都贴上了。哎呀!他们总裁竟然也会「调戏」良家妇女?!清湮一对眼睛变成了斗鸡眼,直瞪着眼前被放大了的脸。她歪着头,还是没听懂。「老婆?噢!原来你不是在骂我很老啊。」「我才十八岁的「老婆」,我这个「老头」,怎么可能骂妳老呢?」他直瞅着她笑。清湮笑着勾起嘴角直点头,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但随即她又摇头大叫,「不对!」「什么不对?」「你刚才说夫妻之间的昵称是老公和老婆,你刚才叫我老婆?嘿!我又没有跟你结婚,叫我老婆?你对还是不对呀你!」清湮一把将他的脸推得好开,直到他的脖子往后一斜,下颚抬高。
    中勤哈哈大笑,又将自己的脸贴着她。「小丫头,现在妳才听出来呀?妳未免太过迟钝了吧?!」「你他妈的,你敢骂我?」清湮也将自己靠着他,还大眼瞪小眼的。「我怎么舍得骂妳呢?「老婆」!」赫!总裁叫她老婆?!旁观者又是瞠目结舌。「你他妈的,要死啦!你别叫我老婆,我不是你老婆。」清湮又将他的脸往后推开,这时她才发现自己还紧贴住他的身体,而他的两只手还抱着她的屁股呢!「喂!你放我下来,你这个老色鬼,不要脸,快放我下来!」「如果我不要呢,」抱了她这么久的时间,中勤居然一点也不觉得累,而且还可说是乐此不疲呢!
    
    
    「你笑什么?现在又没人要找你去拍牙膏广告,你笑得这么用力做什么?」清湮身体不抖了,反而怒视他。「哦?我这样笑,也会惹了妳呀?」这个小女生,真的好玩啊!中勤逗得她发怒,不知怎地,他觉得还挺开心的。「对!」她用吼的。「我这辈了最讨厌人家在我面前笑得把嘴巴张得这么大。」「为什么?」她那双大眼睛瞪人的模样还真可爱。「因为会看到牙齿!」清湮叫得连后面的智齿都看得见。中勤好奇的笑着问,「看到牙齿妳会怎么样?」「我会怎么样?告诉你,我会讨厌、我会生气、我会自卑,因为我的一颗大门牙歪了一边。」她突然对着他龇牙咧嘴。「看见没?你这个牙齿白又会流口水的老色狼!」她的眼睛瞪得好大,两个鼻孔也撑得好大,不甘示弱的跟着她的双眼比大小般。中勤笑得非常耐人寻味,这个小女生比他想象中还要「好玩」。
    「嗯,是歪得很严重。」他又笑着问,「为什么?」清湮一手扠腰,一手指着他骂道:「你不是普通笨耶!活到三十岁了,难道你只会问为什么吗?」「不是。」中勤仍挂着微笑。清湮生气的膘了他一眼。「不是?不是还一直问?真是莫名其妙!」「不是莫名其妙,而是真的不知道。」他以为这个小女生看起来只是有点想要装大人的「妖艳」,没想到竟也是这么的「泼辣」。清湮挖苦着说:「你还真是好学不倦哪!还是被那句「活到老、学到老」给荼毒太深啦?!」躲于一旁的一群人不敢笑得太大声,但又实在是忍不住。「妳……讲话有必要这么「激动」吗?」中勤再次失笑。清湮一双大眼恶狠狠地睇着他,「你他妈的!叫你别笑你是听不懂?还是你会死啊?」她气得都忘记要「怕」他了。「好,我不笑。」中勤收起笑容问道:「妳最近好象有点魂不守舍,很不「敬业」哦!」
    「什么我不敬业?你他妈的,要死啦!我没迟到又没有早退,谁说我不敬业了?」清湮再次扠腰,非常生气。「因为妳舞跳得不好。」她指着自己的鼻子,拉高了嗓音,「我舞跳得不好?」中勤点头,随即给了她一个不以为意的笑容。清湮睁大杏眸怪叫,「你他妈的,竟敢说我的舞跳得不好,你的眼睛是被你流出来的口水黏住了是不是?」躲在暗巷的人,都连忙点着头,好象也赞同清湮说的话。「不是,妳真的跳得不好。」那些人突然伸长脖子,愣了一下。她跳得不好?不会啊?!「你、你、你……好!敢说我跳得不好?你他妈的,要死啦!」清湮气得握紧拳头。
    中勤笑睇着她说:「女孩子年纪轻轻的,就满口脏话,的确不太好。」清湮黛眉深锁的咬着牙齿说:「你他妈的,要你管啊!可恶!士可杀、不可辱。我就在这里跳给你看,竟然敢说本小姐的舞跳得不好!」每个人都紧紧握着双手,头点得更厉害了。中勤优闲的倚在旁边的电线杆,一手环胸,一手做着一个请的动作,他一脸等着看戏的笑容似乎正朝笑着她。中勤暗忖,也好,就让兄弟们看一场路边清凉秀。清湮也不管此时是在一条暗巷中,更不管这里没有音乐,没有一根粗硬且又冰凉会发光的钢管,她开始舞动自己,就靠着路旁一盏微亮的路灯,渐渐缓缓摇摆……

    
    第二章清湮半瞇着眼,半放着唇,半弯着腰,半曲着腿,半翘着臀,她一步一步地向中勤移去。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把手放在他的胸膛,半捏着他,半抚着他,半勾着他,半靠着他。她对着他仰高下颚,面对面的做着极为挑逗煽情、惹火暧昧又具有暗示的动作。中勤微笑,他一动也不动的,想要看看这个小丫头能变出什么样的把戏来。几个保全人员挤成一堆,张开的嘴巴始终没有闭上。清湮斜眼睇着中勤。她嘴角向上勾起,将右手的食指放进嘴里轻轻吸吮,左手在他的胸膛直画着圈,双腿跨出一大步将他夹在中间,一左一右、一前一后,有意无意的摩擦着他。哼!我就不相信你「逃」得过?清湮心忖。清湮突然扣住中勤的下颚,一把将他拉下,他几乎要对上她的唇了,但她却只肯用着鼻尖去轻点。哇!这个妞儿在做什么?!赫!她在挑逗咱们的总裁耶!保全人员目瞪口呆。
    中勤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脸颊上的皱纹扯得好酸,但他还在强硬撑着,所以让一张正在笑的脸,看起来就是一副很不自然的样子。呃!他的咽喉似乎被梗住了,不然怎么突然咽不下自己的口水?清湮似乎听见他的心脏正急速跳动的声音。她得意一笑,因为她的一只大腿正跨上了他的后臀。哇!她不怕被总裁给宰了?保全人员太佩服她了。清湮感觉到他的屁股突然一紧,肌肉变得紧绷。哈!这样就吓到了?嫌我不会跳舞?哼!我就跳给你看,而且一定要跳到你不只流口水,还要跳到你流出鼻血为止。清湮恶作剧的紧紧贴着他的胯下,她的腿还在他的后臀上,但她另一只脚却踩在地上撑住自己。她拉着他向后倒去,她贴得他更紧了。
    双腿一上一下,小臀一前一后,光是这个动作,就让中勤血脉偾张。她又诡谲一笑,因为她感觉到他有个东西正在逐渐变硬。中勤笑不出来了,连他自己都明显感觉到身体上的变化,他的喉结上下滑动,嘴里却没有一滴口水可以让他滋润。保全人员全都倒抽了一口气,不敢置信的睁大眼。总裁他……他居然……他居然没有……将她甩开?!这根本……根本……就不像是他们的总裁嘛!清湮整个人倒向他,两个人都站直了身,待她知道他站稳了脚步以后,她身子一跃,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就像只小母猴一样,动作伶俐的两脚撑开夹住了他。
    中勤两手自然的抱住她的臀,全都是下意识的反射动作,一点也没有让他犹豫迟疑。他愕然地瞪着她。她当他在做什么?把他常成店里耶根钢管在跳舞吗?不然她怎……怎……怎么……会「爬」上来?保全人员中有人忍不住想吹口哨了。清湮趁中勤恍惚之际,伸出舌头舔着他的颈子。中勤的喉结又上下滑动。她的舌头故意舔着他凸起的喉结,甚至还用牙齿咬着。中勤想要出声拒绝,可是他发现自己突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总、总、总裁他……居然让她……啃他的脖子?保全人员们又是一惊。清湮又故意放手,整个人往后一仰。中勤马上抱着她,生怕她跌了下去,可是她却用着挑衅的眼神注视着他,似笑非笑地。哼!我就看你能撑多久?清湮暗忖着。中勤的大脑直在向他发射出警告的讯息。他真的不行了,他的东西被她压得有些胀痛,好象有着什么东西要喷射出来一样。这……这小丫头在做什么呀?一群看戏的人,心跳像在敲着锣鼓似的。

    
    这……这个小姐……她真的不怕死?中勤惊愕的直喘大气。哈哈!被我吓到了吧?!清湮心里好高兴。噢……别这么快呀!中勤不断的深呼吸。嘻嘻!终于有感觉了吧?!清湮心里更得意。哇!妳别再压它了呀!中勤不自觉的将她压靠自己的胯下。清湮就靠蓍他一个人的力量在摇晃着身体,动作越来越剧烈,要不是他们身上都还穿著衣裤,否则这个动作让人看了,还会以为他们正在公共场合做爱呢!限制级?真的在演限制级?!哇!啧啧啧,真没想到他们的总裁,竟然是这种「惦惦吃三碗公」的闷骚郎!保全人员们莫不在心中想着。
    她的腰好柔软。这是中勤现在的想法。她的腰好纤细。这是中勤现在的感觉。她的臀又翘又挺哦!这是中勤十指摸到的。她的臀实在好有弹性。这是她给他的触感。但是天杀的,她居然让他起了反应,居然让他想要扒光了她的衣服,就直接用着这个姿势,站着跟她做爱。噢!他现在真的好想将自己裤头上的拉炼拉开,他真的等不及的想跟她做爱。对!就是现在!清湮的心里始终保持着得意,煽情的动作毫不停止。「啊!你他妈的,要死啦!死老鬼,你干什么?」清湮突然胡乱抓住他的衣服,吓得大叫。帅气的中勤,给了她一个邪佞的笑容,低沉的声音徐徐扬起,「干什么?我正想要如妳的愿啊!」
    暗巷里躲着的人,又提着一颗心,紧张的瞪着他们俩。「你这个大色魔!你抱着我要去哪里啊?」清湮人下不来,只能扯着他的衣裳乱喊。中勤始终不减邪佞的笑容,让清湮心中起了阵阵的寒意,虽然她心底也承认他的确是长得非常帅,而且还帅得有些过火。「找个隐密一点的地方,好让妳美梦成真。」他坏坏地邪肆一笑。清湮被他惊吓得苍白了脸,口气中透露出她的不安,「什么美梦成真?我听不懂。」「什么意思妳听不懂吗?」他笑得好邪恶。清湮将中勤抱得好紧,几乎要勒得他不能呼吸。
    她心中大喊不妙,要是万一被他给……那将来她不就不能嫁给一个有钱人当少奶奶了吗?清湮非常心慌。「我听不懂你说的话!你这个老头子,老色狼,老不修,你敢快放我下来,不然我就要……」「不然妳教要怎么样?」他实在笑得好可恶。清湮开始一手抓着他,一手捶着他,口里一直大叫,「臭老头!快放我下来呀!」中勤真的将她抱进这条无尾巷底,她的整个背被她推抵墙上。一阵窸窸声,十几只腿连忙在后头跟了上去,他们又躲在巷口伸出半个头偷看。清湮两脚在半空中乱踢,两手在中勤脸上乱挥。「妳怎么会这么轻?」中勤蹙着眉,他两手上下举着,似乎在秤着手上「东西」的重量。「嗄?」清湮因他突然冒出的这句话而愣着了。中勤笑睇着问道:「妳好轻,妳是没有吃饭吗?」

当前网址:http://jeepix.com/lishigushi/3058.html

 
你可能喜欢的: